当前位置:主页 > 口腔器材 >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 admin
  • http://www.zhongheyake.com
  • 2019-11-26 06:13
  • 阅读()
>

第一步 拔牙

中国第一例EB全口种植牙全记录(一)

 

第二步 基托、导板取模

中国第一例EB全口种植牙全记录(二)

 

友情提示:部分图片过于重口味,请酌情阅读。

 

2018年9月4日,智利专家预诊。智利来的专家有过给EB进行全口种植的经验,他们的前来给我的主治医生提供了相关经验以及一同商议了最终的种植方案。我很感谢我们的协会——蝴蝶宝贝关爱中心能够邀请他们前来,如果没有他们的到来,估计我的种植也不会进行。我能够成为中国第一例EB全口种植术的患者,是关爱中心、外国专家团队、以及我的主治医生,包括上海新华医院多方努力下的结果,我感谢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支持我的家人。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智利医生说的是西班牙语,由于没有同行翻译,几乎无法交流,幸好机智如我,给他们介绍了有道翻译官这个软件,让他们交流不再有障碍,所以……有道翻译官记得打钱。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第三步 种植体植入

 

上颌4颗,下颌4颗,一共需要植入8颗,但考虑到EB患者的身体不同于常人,以及身体承受能力有限,所以9月5号只种上颌4颗,待三个月后,视上颌植体情况是否良好,再种下颌。也就是说,种植的风险是一直伴随的。

 

那具体风险有哪些呢?一,排异反应,种植体说到底是身体外来物,只要外来物就可能与身体产生排异反应,就像心脏支架、骨髓移植等;二,种植失败,每个人的身体不一样,术中与术后的愈合情况也都不一样,是否容易发炎等,除了医生本身的技术水平,患者的身体条件也至关重要;三、后续植体脱落风险,即使种植成功了,后续使用过程中,由于护理保养不当,或种植体与颌骨结合不牢固,都有可能导致植体脱落;总之,不管哪种风险,结果都是一样的,植体种植失败或脱落,而医生告知我,以我的口腔情况,一旦种植失败,将没有二次种植的可能。所以,签那张风险协议书的时候,我有种签生死状的感觉。

 

其实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不做永远没有一口好牙,做了,失败的风险将是极其惨痛的(承受了疼痛,耗费了金钱,以及后半辈子的无牙可用),但成功无异于重生。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手术当天早上,验了一次血,化验单上没有一个箭头,那是我身体最好的一段时期,为了手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不大的手术室里挤满了人,电视台的记者、外国的专家、分工明确的护士,我刚躺上手术台护士就拿了块布把我眼睛盖上了,惊得我喊出“做个手术还要把我绑起来吗”,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跟一头待宰的猪没什么区别。执行手术的是我的主治医生,以及另一位医生进行协助,外国专家在国内不能上手操作,只能在旁进行技术指导。

 

又是一通麻药打下去,针头扎进肉里的痛觉很快逝去,上颚渐渐失去知觉,由于眼睛被盖着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从鼻梁的缝里瞥见人影的晃动。我能感觉到医生先把牙床肉切开,听到刀在骨头上划过去刺啦啦的声音,然后进行了一些清理工作,不时地用一根吸管吸走口腔里的血水,接下来咬住导板,导板上有孔洞,钻头就通过孔洞在颌骨上钻孔,那“Duang Duang Duang”的声音就跟冲击钻在墙上打洞的感觉差不多,力量非常之大,我能感到主治医生的身体都立了起来,现在我才知道治牙不只是一项技术活,还是一项体力活,我的头被死死地按在靠枕上,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心理压力非常之大,在这么大的冲击力量下,我非常担心骨头会被钻穿,或者钻裂,想象力丰富的我担心万一钻头捅进脑子里去怎么办,我很想叫医生悠着点,但嘴里根本喊不出声音。

 

由于承受的力量和压力很大,我的身体时刻紧绷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嘴里不由自主地要发出“哼哼”的呻吟,医生对我说:你放松点,别一直发出哼哼的声音,上次拔牙时你全程都在哼,就让我很心烦意乱。我这才知道上次拔牙时我竟然全程都在哼,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种植4颗,就要打4个洞,打完洞,开始植入种植体,种植体类似于一枚空心的螺丝,里外都有螺纹,类似下图,最下部就是种植体,与骨头结合,中部是基台,用来连接假牙,然后在上面装假牙。当然全口种植不是一颗种植体承载一颗假牙,而是做一副连体假牙安在四颗植体上。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种植体是拧入打好的洞里去的,然后我就感觉到了“嘎吱嘎吱”拼命拧螺丝的感觉,力量大得我头不时会偏过去,不得不由另一位医生扶住我的脑壳,我还是很想叫医生悠着点,别把螺丝拧滑丝了,但还是说不出话。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这两张是种植下颌时的图片,步骤基本是一致的。第一张图里对比医生的手可以看出我的张口度有多小,对种植造成了很大的妨碍,第二张图可以看出种植过程中,器械的操作使得口腔皮肤不复存在,从拔牙到上下颌种植,每一次手术都会把口腔皮肤整得稀烂,但没有办法,与种植成功比起来,这点破烂真不算什么。

 

由此可以看出张口度的重要性,张口度大一点,可以给医生更多的操作空间,患者也可以少吃很多苦头,不管种植还是取模都更容易,反之张口度越小,难度越大,这是直接影响到全口种植术能否进行的很关键的一点。

 

手术进行了大约两个半小时,期间还进行了植骨,我没有看见骨粉是什么样的,但与种植是同步进行的。医生累得满头大汗,我躺在那里也累得满头大汗,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心里总是在数着进行到第几颗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两个半小时,却漫长地像没有尽头似的。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下颌不一起种植,除了未知的风险外,也超出了医生的体力极限,更超出了患者的精神意志力极限。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我只感觉全身虚脱,浑身无力,上嘴唇依然没有知觉,肿得像一根挂在嘴边的腊肠,刚刚过去的两个半小时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而这样的噩梦三个月后还要再做一次(下颌种植)。

 

这是种植完成后进行CBCT扫描的图片,可以看到种植体并不是排列整齐的,而是顺应颌骨有着不同的倾斜角度,其中一颗种植体还因为颌骨高度不够打进了鼻窦里,医生因此告诫我在愈合期间千万不能感冒引起发炎。种植体必须要与颌骨生长结合牢固,才能确保种植体的长久使用。理论上,在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种植体是可以使用一辈子的,也就是哪怕假牙长期使用磨损了,只要种植体依然牢固健康,换一副假牙就行了,但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尤其我们EB患者体质更与常人不同,所以能用多久只能是未知数。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这是2018年12月完成下颌种植后的口腔,粘膜也是烂了,线还没拆,但好在头部供血充足,口腔皮肤复原起来还是很快的,大约一周左右就能恢复如初。下颌种植要比上颌难度更大,由于颌骨厚度不够,还要进行去骨操作,把颌骨偏薄的部分去掉一截,正好也能扩大上下颌之间的空间。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去骨就像拆房子,在嘴里又是敲又是砸又是掰,发出咔擦咔擦骨头断裂的声音,全程我脑子里都是黄宏砸墙的画面。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至此,2018年结束,我已完成了上下颌8颗种植体的植入,这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步,种植成功,植体存活,才有未来可言,否则就没有下一步了。在种植手术后的一周内,嘴唇肿得几乎无法闭合,喝汤都会漏出来,但伤口愈合后,就基本没有任何感觉了,完全感觉不到嘴里被种了8颗钉子,这是最好的状态,没用感觉就说明它与你的身体是融为一体的,如果有感觉则说明有问题。

 

中国第一例EB半口种植牙全记录(三)

 

这是上颌种植时参与手术的所有人,因为有他们的通力协助,才有了我的种植成功,尤其是我的主治医生(我左侧蓝色衣服的),他付出的耐心与精力已经超出了作为一个医生的职责。

 

为了避免术后感染,植体均被缝合在牙床里,待三个月植体生长牢固后,就要再一次剖开牙床,把植体接出来,那将是最后一次动刀子,也将迎来最后的难关——取模制牙。

 

待续……

>>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半口种植牙 种植牙全记录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S